胖胖的陽台

下午五點多,從遠方傳來一聲一聲的貓叫聲,喵~喵~,聲音越來越近,一隻圓滾滾的橘白相間的大頭公貓大搖大擺的跳進貓基地的陽台,站在落地的紗門前,對著屋內的人們說:「我回來了!好吃的貓飯準備好了沒?」

牠是胖胖,有著小暴牙,是隻橘白花紋的街貓。



街貓,在日本稱野良貓,說的是原本就生活在戶外的貓,大部分晝伏夜出,靠自己的天性覓食或以人類的垃圾為生,也有少數是被人類棄養或是不小心離家後迷路的貓,在生存的壓力下又恢復了野性。


街貓一般生活在小巷子、停車場等地,因為不親近人,一般人並不容易察覺到牠們的行蹤。隨著愛貓養貓的人口越來越多,開始有人開始注意到街貓的存在,也會提供餵食,並且為牠們進行TNR(TNR(Trap-Neuter-Return) 是英文Trap(捕捉)、Neuter(結紮)、Return(放養)的縮寫,意思是把一個地區的貓捕捉起來,施以絕育手術後,再將牠們放回原來生活的地方)。

我們在貓公寓的樓下餵養的喵媽一家就是街貓家族,搬到新店貓基地後也開始留意附近的街貓,胖胖是我們絕育的十幾隻街貓中第二隻會固定每日報到的街貓。第一隻是隻非常美麗的三花貓,我們叫牠屋頂,會取名叫屋頂,是因為牠每次都只出現在二樓遮雨棚上,用非常大的喵叫聲呼喚我們放飯,卻從來不跳進我們放有貓乾糧和飲水的陽台。為了讓牠能夠吃到乾糧,我們想出一種方式,用竹籃裝著放貓乾糧的碗,再用繩子垂吊到遮雨棚上,屋頂就會靠近竹籃開始大快朵頤,這樣上上下下的餵食法竟也持續了一年之久,直到出現在遮雨棚的貓食客越來越多,屋頂開始不願意上樓,改在樓下叫喚。


胖胖也是被美味的貓乾糧和罐頭吸引來的街貓,一開始牠跟屋頂一樣只在願意待在遮雨棚上,而且吃完貓飯馬上一溜煙跑掉,有很長的時間,我都只望見牠扭著屁股在遮雨棚上奔跑的模樣,連花色都看不清楚。

但我是擅長等待的。

等待胖胖開始跳上陽台的圍牆上、等待牠趁沒人時跳進陽台四處嗅嗅聞聞、等待牠開始信任我們,吃完飯後不再逃難般的離開,等待牠不再害怕跳入陽台時,我們終於可以為牠進行TNR。


(圖說:IMG_0907.JPG 圖說:tnr後的胖胖在左耳上剪去一角做記號)

 


(圖說:IMG_3164.JPG 圖說:胖胖會用奇怪的姿勢站在陽台的欄杆上)


絕育後的胖胖剪去左耳的一角,身材也漸漸豐腴,成了名符其實的胖胖貓。牠越來越熟悉我們,出現在陽台的時間也越來越長。不過在餵食胖胖幾個月後的一天,牠突然消失了,屋頂繼續來吃飯,但胖胖卻再沒出現,我們不斷在貓基地附近尋找著牠的身影,一天、一週、一個月、半年過去後,我們都不再看見牠出現,只能告訴自己,也許胖胖遇到一個好人家收養了,亦或者出了意外。

半年後的一天深夜,意外看到一隻黑黑髒髒瘦瘦的貓出現在遮雨棚上,看著橘白花色心裡雖猜想是否是胖胖,但瘦弱的體型卻讓我不敢相信是牠,貓直直望著我,然後發出了我有些熟悉的貓叫聲,我輕喚了一聲:「胖胖?是胖胖嗎?」貓開始對著我叫了好多聲,我放了些貓罐頭,貓吃了幾口然後就逃難般的離開。

隔天我告訴KT我似乎看到胖胖的消息,當天傍晚貓又出現在陽台上,還有光線,讓KT幫我確定,而我眼睛不禁模糊著,泛著淚光,真的是胖胖,胖胖變成了瘦瘦回來了。

從那天起,胖胖不曾再消失,每天把陽台當成牠的家,我努力幫牠加餐飯,牠的圓滾滾身材又回來了,雖然牠消失半年的時間裡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仍不可知,但能活著回來對我而言就是上天的恩典。

胖胖消失的期間,有一隻固定來用餐的白底虎班公貓,頭大身體也大,我們叫牠肥肥,非常膽小怕人。牠如胖胖一般,從膽怯的不敢跳進陽台,到大搖大擺的進駐,也花了一段很長的時間。胖胖回來後原本擔心兩隻街貓會不合大打出手,意外發現兩隻公貓發展出美好的友誼。也許是絕育的關係,牠們不需要為了求偶的競爭打得你死我活,進而感受到對方的友善誠意後也大方的付出友情,所以誰說同性貓間不能有友誼或者愛情呢?胖胖甚至把陽台也分享給肥肥,同進同出羨煞旁貓。有時胖胖外出散步久一些回來,肥肥會跳上陽台在遮雨棚上等待,等到胖胖跳上一樓圍牆,肥肥馬上邊叫喚邊小跑步前往迎接,然後兩隻貓豎著尾巴互相磨蹭身體,交換氣味,再慢慢散步回到陽台。

 

(圖:IMG_5756.JPG 圖說:胖胖和肥肥感情非常要好)


陽台上最美麗的風景就是多了兩隻街貓,我開始改造陽台希望能給牠們一個至少可以遮風避雨的小天地,我們有貓餐桌、貓睡床、貓沙屋以及冬天專用的電熱毯,胖胖常會出去溜達,肥肥往往固守陽台,夜晚,兩隻貓會在我準備的睡墊上躺成一顆心的形狀。


這樣美好的風景,好希望可以是永恆,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,兩隻貓一同生活了一年多,肥肥不明原因漸漸消瘦,也不願意讓我們碰觸,幾次用誘捕籠想要抓牠就醫,總被牠識破。終於有一天被我徒手抓住後送往動物醫院,診斷出罹患胰臟炎,病發的好快,沒有兩天就病逝在動物醫院,那是2011年的冬天。

肥肥走後好幾天,我每每看到胖胖不禁落淚,不知道該怎麼讓胖胖知道牠的好朋友肥肥再也無法回來的事實。我在臉書寫下這段文字:「他催促我要盡快告知,我無法啟齒,可否托街犬小黑,幫我傳達這傷心的事實。」胖胖還是過著重複的日子,每晚睡在陽台我們鋪著毯子的睡墊上、跳上貓餐桌吃乾糧、喝水,伸個懶腰,繼續入眠。傍晚,吃完罐頭後跳出陽台,然後大聲喵喵叫的出門溜達去,一個月後,這世界仍持續運轉,像是從沒有肥肥存在過感覺。


胖胖的陽台,一段時日後就會隨著心情改裝,粉紅色貓沙盆被嫌棄就換個有屋頂的,KT幫他特製個可躲雨的睡窩,冬天就在睡窩裡加上電熱毯,24小時開放,也有專人清理貓沙盆,但總有些遺憾,希望胖胖能有個真正的家。


於是我們開始讓胖胖作『進來』的練習,對一隻街貓而言,最困難的部分應該是如何和屋內這麼多的貓變成朋友。胖胖從進來一分鐘開始練習,一個紗門的寬度不過三公分,但胖胖光是跨進紗門這個過程就花了一個月的時間。牠會很好奇站在紗門外看著屋內的貓,把紗門打開沒了阻隔,牠卻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踏出一步,我沒強迫牠,只是靜靜等待,像等待牠願意跳進陽台一樣,因為我清楚除非讓一隻街貓感到安心,不然強迫只會得到反效果。


而我的最大優點,是擅長等待的。

經過好多好多一分鐘的練習,胖胖終於可以跟大家一起睡在大電熱毯上,一起吃大鍋飯。每次進到屋內他總會非常熱情對著每一隻用身體打招呼,但七公斤的重量總把其他貓撞得東倒西歪,遇到兇巴巴的貓大嬸也不免被賞上一貓爪,但他還是依舊熱情。


(圖:P1050145.JPG 圖說:跟大家一起睡在電熱毯上)

一年很快的過去,每天大部分的時間都會出門溜達,晚上回來吃飯外,胖胖幾乎跟一隻家貓沒兩樣。每個月點跳蚤藥,每年打預防針,和屋內的貓吃一樣的乾糧和罐頭,胖胖和其他貓相處似乎也沒有遇到什麼大問題。但仍會不小心發現,胖在陽台可以睡到四腳朝天,在屋內卻不怎麼敢闔眼,遇到送信的郵差或送貨的司機先生按鈴,牠就會緊張到在紗門前狂叫,還差點把紗門撞倒下來,險些發生貓基地眾貓四散在遮雨棚的意外。


而這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。

我們清楚,越愛胖胖就越無法忍受有一天會失去牠,總希望牠都在身邊好好的。把牠關起來強迫牠適應居家生活或許是個簡單的方式,但這不是最適合胖胖的方法。胖胖原本就是街貓,不同於其他從小就接受人類照顧長大的家貓,
如果我們因為自己的愛憎而硬要改變一隻街貓的生活方式,且明知牠對於這種禁錮如此焦慮。我們思考很久很久,在看著胖胖在陽台上熟睡到四腳朝天時有了結論。


(圖:P1060792.JPG 圖說:胖胖在陽台睡覺的模樣)

我們決定,讓胖胖用最喜歡的方式生活,牠的一輩子有多長我們就會照顧牠多久,牠仍是一隻街貓,但,是有家人的街貓。

街貓生活的方式會有的風險像打架受傷,我們幫牠注意帶牠就醫;每隻貓每年該進行的健康預防注射也會幫牠完成,等胖胖老了需要安寧照顧我們也會義無反顧,又或許有一天胖胖厭倦了都市叢林的生活,我們永遠會開著門迎接牠入住。現在,我們會讓胖胖用最喜歡的方式生活著,想進屋內一定會有人幫牠開門;想出門散步,我們會開門讓牠外出,並且叮嚀牠早點回來。陽台上會隨時準備著乾淨的飲水、美味的乾糧和暖暖的睡窩,冬天也不會忘了打開24小時的電熱毯。

這也是我們對待每一隻我們TNR街貓的方式,除非是遇到意外事件往生,不然就會盡力照顧到終老,其中也包含安寧照護。因為我們的介入餵食已經徹底改變街貓的生活模式,所以街貓TNR不光光只是一個過程,而是對一隻街貓永遠的承諾。

牠叫做胖胖,橘白外衣還帶著黃色口罩,7公斤重,有顆小暴牙,左耳上有剪去一角的標記,是隻非常愛說話的貓,牠是我們第35位貓家人。

為了動物們一齊來反核



核電廠一旦出現問題,人類得遺棄千百年來耕耘的家園,動物們只能被自許聰明智慧的人類,兩手一攤的遺棄。從車諾比到福島,他們說準備十足、安全措施完善絕對不會發生問題的地方,卻都發生了問題。

社團法人台灣認養地圖協會 | 聯絡我們:線上聯絡表單 | 郵寄:23199新店郵政10510號信箱 收 |

鼠、兔、鳥

歡迎連結

感謝支持我們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