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懷孕可不可以養貓?』關於弓漿蟲症你一定要知道的真相

人類傳染弓漿蟲的途徑主要是吃生肉和接觸土壤。長期和人類共同生活,且被餵以貓食的家貓幾乎不可能傳染弓漿蟲。

孕婦若要避免弓漿蟲感染不必棄養貓,只需勤洗手,避免吃生肉,清貓砂時戴手套即可。

這是一篇由美國的執業醫師Dr. Jeffrey D. Kravetz 為美國人道協會(The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)所寫的專文,針對弓漿蟲的生長週期及傳染途徑作出相當詳細的解釋。

 

 

簡而言之,貓要成為弓漿蟲的感染源,除非是因吃了生肉而初次感染,且孕婦在貓咪初次感染後的兩週之內,接觸到卵囊已孵化的糞便,才有可能感染弓漿蟲。換句話說,貓成為感染途徑的機率可說微乎其微。

 人類傳染弓漿蟲的途徑主要是吃生肉和接觸土壤。長期和人類共同生活,且被餵以貓食的家貓幾乎不可能傳染弓漿蟲。

孕婦若要避免弓漿蟲感染不必棄養貓,只需勤洗手,避免吃生肉,清貓砂時戴手套即可。

 若您有認識的婦產科醫生及您的家庭醫師需要此方面的衛教訊息,請將文章印下來給他們參考。也歡迎各醫療院所及獸醫院張貼! 

Dr. Jeffrey D. Kravetz亦針對弓漿蟲與懷孕發表過學術著作,請見:

Kravetz, Jeffrey D, and Daniel G. Federman. “Toxoplasmosis in Pregnancy.”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: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of Professors of Medicine 118.3 (March 2005): 212-216.

 http://www.amjmed.com/article/S0002-9343(04)00700-4/abstract

感謝美國人道協會授權翻譯 感謝嘉慶動物醫院黃文德院長校閱

 弓漿蟲症:給臨床醫師的實用指南

Toxoplasmosis: A Practical Guide for the Clinician

資料來源:美國人道協會The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

翻譯:社團法人台灣認養地圖協會

 作者:

Jeffrey D. Kravetz, MD

Yal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

New Haven, Connecticut

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 Connecticut

Healthcare System

West Haven, Connecticut

 弓漿蟲(Toxoplasma gondii)感染在免疫力正常的人身上通常是沒有症狀的,或僅引發良性的自限感染。然而懷孕婦女若感染了弓漿蟲則可能傳染給腹中的胎兒。弓漿蟲感染可能 造成流產及各種畸胎的可能,因此往往引發貓飼主的恐慌。許多孕婦會為了降低感染的危險而棄養貓。這使得準媽媽們因為必須面對失去貓咪家人而承受不必要的壓 力。幸運的是,養貓並不一定會提高感染弓漿蟲的風險。認識弓漿蟲的生命週期,以及貓咪在該疾病傳染當中所扮演的角色,有助於減輕對先天性弓漿蟲感染的恐 懼。負責初級照護的醫師及產科醫師若具備相關知識,便能夠教導孕婦如何在不放棄貓咪的情況下也能降低感染風險。在飼主懷孕和小孩生下來的期間當中,貓咪理 應繼續帶給她幸福與陪伴。

 弓漿蟲的生命週期

弓漿蟲是一種絕對細胞內原生動物,所有的哺乳類生物都可能成為其中間宿主,而受其感染。但貓是唯一能夠支持弓漿蟲之有性/無性生殖的完全宿主,也因 此在該寄生蟲的生命週期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弓漿蟲主要以三種形式存活,有性生殖所孕育出的卵囊(Oocyst)會附著於食用了含有弓漿蟲組織囊體 (tissue cysts)的貓的小腸內,這些卵囊內有具感染力的生殖芽孢子(sporozoites),將於貓初次受感染的兩週之內形成,這種情形多半發生於戶外獵食 的幼貓身上。貓一旦感染過弓漿蟲,便會對其免疫,鮮少再度受到感染。因此唯有在貓初次受到感染時,排泄物才可能帶有卵囊。除此之外,卵囊並不是立即具有傳 染性的,而是需要一到五天的時間才能夠孵化,屆時才會具有傳染性(參考:Markell ED, John DT, Krotoski WA.  Toxoplasma gondii.  In: Markell and Voge’s Medical Parisitology.  8th ed.  Philadelphia, Penn: WB Saunders Co; 1999: 161-171)。然而具有傳染性的卵囊一旦形成,便可以存活在泥土裡長達五年。速裂殖子(tachyzoites)是快速無性分裂的弓漿蟲,生成於宿主 細胞還來不及產生適當的免疫反應之前。但只要宿主的免疫反應開始作用,有機體的分裂便會減慢下來或是停止,並且以慢裂殖子(bradyzoite)的形式 保留在組織囊體之中。只要是染有弓漿蟲的中間宿主身上都可以發現這些組織囊體,通常存在其肌肉、肝臟或腦部。所有的哺乳動物都可能帶有組織囊體,而如果這 些動物的肉在未經烹煮的情況下被吃進肚子裡,便可能感染給人類。

人類感染弓漿蟲最常見的機轉有三。最常見的是未烹煮的肉類,其中帶有包裹於組織囊體的弓漿蟲慢裂殖子。這些組織囊體可在8%的牛肉、20%的豬肉,以及20%的羊肉當中發現(參考:Beazley DM, Egerman RS. Toxoplasmosi.  Sermin Perinatol.  1998;22:332-338)。直接攝入具傳染力的卵囊則是比較少見的傳染方式,而且與貓直接接觸並不太可能傳染。若孕婦在懷孕首度感染弓漿蟲,則可能經由胎盤傳染給胎兒。

 為什麼貓不太可能直接傳染弓漿蟲?

貓不太可能直接傳染弓漿蟲給其飼主的理由很多,可由了解弓漿蟲之生命週期來說明。首先,唯有吃下組織囊體的貓會受感染。以貓的群體來說,這包括了在 戶外捕食未烹煮的鼠類以及其他嚙齒類動物的戶外貓,以及被飼主餵以生肉的貓。貓是肉食性動物,經常會在食物煮熟前向主人討個幾片來吃。此外,唯有當貓初次 接觸到弓漿蟲時,才可能排泄出卵囊,而持續的期間只有二週。一隻在戶外獵食的貓往往當牠是幼貓時便已受感染,所以在長成成貓以後,並不可能傳染弓漿蟲。因 此如果純粹以機率來看,直接接觸到會排泄出卵囊的貓的機率微乎其微。

其次,卵囊並非立即具有傳染性,而是需要一到五天的時間孵化,因此如果貓砂每天更換的話,根本不太可能接觸到具傳染性的卵囊。

最後,由於卵囊是由口攝入而傳染,飼主必須先接觸到具有傳染性的糞便後,在沒有洗手的情形下碰到自己的嘴巴,才有可能感染。

因此因直接吃入卵囊而感染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。一項以252例病例對照法針對孕婦的弓漿蟲感染所作的研究,並無法顯示各種與貓的接觸能夠提高感染風 險,包括孕婦飼養幼貓及/或成貓、清理貓砂、貓到戶外狩獵,或餵食生肉給貓(參考:Cook AJ, Gilbert RE, Buffolano W, et al.  Sources of Toxoplasma infection in pregnant women: European multicenter case-control study.  BMJ.  2000; 321: 142-147)。弓漿蟲感染的顯著風險在於食用未烹煮的生肉、接觸土壤,以及至美加、歐洲以外地區旅行。接觸土壤會讓戶外貓所排泄出的具傳染性的卵囊經由排泄物-口腔的管道進入人體。

懷孕期感染弓漿蟲的主要風險在於:食用未煮熟的肉類、接觸土壤、食用生的或未洗淨的蔬菜(大致與接觸土壤的途徑相同),其他許多研究也支持這項發現。這些研究當中只有一項認為清貓砂亦為感染弓漿蟲的風險。

 貓飼主如何降低感染弓漿蟲的風險?

 根據我們對弓漿蟲的生命週期的認識,以及貓在疾病傳染當中所扮演的角色,醫師們可建議貓咪飼主在懷孕期間較為安全地與貓互動。以下是對懷孕婦女的一般性建議:

l   避免生食肉類。肉必須完全煮熟至看不到粉紅色,而且肉汁呈清澈透明。

l   接觸土壤時戴手套,若不戴手套,則必須徹底洗淨雙手。

l   生食的蔬菜務必徹底洗乾淨。

l   不要棄養貓。

 過去未曾接觸過弓漿蟲的婦女,則有首度感染的可能。以下有些建議:

l   只吃包裝飼料的室內貓並不會感染弓漿蟲,因此其貓砂盆並不會成為感染源。

l   吃生肉的戶外或室內貓皆可能感染弓漿蟲,如果這樣的話,孕婦應避免清貓砂,或在清貓砂時應戴橡膠手套。

l   每天換貓砂。

 如何診斷弓漿蟲感染?

先天性弓漿蟲症極為罕見,在美國每年大約只有三千位新生兒受感(參考:Markell ED, John DT, Krotoski WA.  Toxoplasma gondii.  In: Markell and Voge’s Medical Parisitology.  8th ed.  Philadelphia, Penn: WB Saunders Co; 1999: 161-171)。正如前文所言,只有不具弓漿蟲抗體的孕婦才具有首度感染弓漿蟲的風險。即使是初次感染,也不是所有的孕婦都會傳染給胎兒。弓漿蟲的感染 率是隨著娠妊的進展而逐漸提高的,以每三個月為一期來計算,感染率分別是第一期15%,第二期30%,第三期60%。然而因感染而致畸胎的比率則是愈前期 愈高。(參考:Beazley DM, Egerman RS. Toxoplasmosi.  Sermin Perinatol.  1998;22:332-338)

由於成人的弓漿蟲感染是沒有症狀的,因此診斷胎兒是否感染十分困難。在懷孕的各個階段篩檢弓漿蟲抗體能夠診斷出是否有新的感染,然而IgM抗體檢測 (~0.19/1000)的偽陽性比率,以及弓漿蟲的低盛行率都使得篩檢受到質疑,因此在美國並不是被建議的檢測(參考:Lebech M, Andersen O, Christensen NC, et al.  Feasibility of neonatal screening for toxoplasma infection in the absence of prenatal treatment.  Lancet.  1999; 353: 1834-1837)。此外,確認孕婦初次感染並不能與先天性感染劃上等號。胎兒感染的診斷必須配合影像學以及實驗室檢測。一般最常見的由超音波檢查所發 現之胎兒腦室擴大(ventriculomegaly)僅具有20%的敏感度。實驗室評估具有有高敏感度和特異性,但需要侵入性檢查,包括了臍帶穿刺或羊 膜穿刺,才能夠藉由聚合酶連鎖反應來檢測弓漿蟲(參考:Beazley DM, Egerman RS. Toxoplasmosi.  Sermin Perinatol.  1998;22:332-338)。母體的弓漿蟲症可以利用抗生素有效治療,而治療胎兒先天性感染而額外投予的抗生素的作法也有紀錄。

 結論

養貓有許多好處,貓咪所提供陪伴和愛是無法度量的。僅管貓在弓漿蟲的生命週期中扮演了整合性的角色,但貓直接將弓漿蟲傳染給主人的可能性卻是微乎其微。為避免有孕婦的家庭不必要地棄養貓咪,對飼主的衛教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

認養人注意:


台灣認養地圖為網路送養刊登平台,提供公益送養服務。
認養細節請參考上列訊息逕洽認養人聯繫,感謝您的使用,並歡迎您支持我們繼續走下去!

 

為了動物們一齊來反核



核電廠一旦出現問題,人類得遺棄千百年來耕耘的家園,動物們只能被自許聰明智慧的人類,兩手一攤的遺棄。從車諾比到福島,他們說準備十足、安全措施完善絕對不會發生問題的地方,卻都發生了問題。

社團法人台灣認養地圖協會 | 聯絡我們:線上聯絡表單 | 郵寄:23199新店郵政10510號信箱 收 |

鼠、兔、鳥

歡迎連結

感謝支持我們的朋友